Sunday, February 20, 2011

19-02-2011



昨天老爸生日,我们一家人去了酒楼吃东西,那里的东西难吃到,无法形容。我不喜欢吃白斩鸡的,干嘛姐姐还叫白斩鸡啊,结果她说是盐焗鸡。我的天呀,和我之前叫可媚从怡保买回来的盐焗鸡怎么不一样样子的啊?!

回到家,笨蛋晓林说要喝酒,我就陪他一起喝,开了一瓶红酒,我喝到一半就已经好像有点醉了,头晕晕的了>.<

结果就这样睡到现在,哈哈。在家的感觉真爽,无忧无虑,加上又已经考完试了.


**想约我的,可以现在预订了=)
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★歡迎,橙之語★

>

★橙之語,遊覽★

★現在的橙★
★今日的橙★
★总游览的橙★